产品分类
网站首页
饶公其人
书 画 苑
媒体报道
重要活动
著作文集
学坛嘉许
拍卖收藏
艺坛资讯
 
浏览全部作品
端砚
扇面书法
山水
花鸟
书法-横幅
书法-对联
大件书法
书法-小件
礼品系列
其他资料
欣赏区
 
产品分类

*2015年4月28日下午四时于中国国家博物馆西大厅举行“学艺融通------饶宗颐百岁艺术大展”开幕式,敬请光临!(展览时间:2015年4月28至6月12日)

地点:北京市宣武区琉璃厂东街115-6

电话:010-63188456

联系人:陈经理

2011年12月16日(星期五),西泠印社聘任饶宗颐教授为第七任社长,共同祝贺!

南京紫金山天文台编号为10017的小行星命名为“饶宗颐星”,祝贺饶教授!

当前位置:饶宗颐书画苑 - 学坛嘉许
饶宗颐:万古不磨意,中流自在心(5)
添加日期:2013-2-22    资讯来源:北京饶宗颐书画苑转    添加人:饶宗颐书画苑
  

[导读]饶宗颐的治学之道博大精深,文史哲艺融会贯通,被盛誉为“业精六学,才备九能”的全才。他与香港结缘七十余载,这座东西方文化合璧的大都会,为他提供了陶冶学问的一方净土。

(李均明 清华大学出土文献研究与保护中心研究员)

《大师》:李教授,您最早接触饶公是在什么时候?

李均明:我最早接触饶公是在1991年的6月份,这之前我在日本关西大学访问,中山大学曾宪通教授建议我回国时路过香港拜访饶公,我就过去了。第一次接触,印象很深:饶公非常热情,一开始他说咱们是老乡,他说我也是客家人。当时我很纳闷,他怎么是客家人呢?全世界都知道他是潮州人,后来我才知道他家里面成员有客家人。因为我是客家人,就这样一下子把关系拉近了。

饶公是个很慈祥很善良的老人,对我挺关心的,对我鼓励很大,当时他就邀请说,李先生你有时间吗?到我这里来工作一段时间好吗?我想有那么好的学习机会,当时就答应了。后来从1994年开始去了好多次,每次半年左右,加起来差不多有两年时间,收获很大。

《大师》:你们合作编写的续资治通鉴史料编稿系列丛书,目前出版的是《敦煌汉简编年考证》、《新莽简辑证》这两册?编这套书的背景和初衷是什么?它们对学术界的意义是什么?具体在这个过程中,您受益于饶公的有哪些?

李均明:1994年我们就开始编饶公那套续资治通鉴长编系列,这套书包括有很多书,我和饶公合作的是《敦煌汉简编年考证》、《新莽简辑证》、《居延汉简编年》,都是在饶公的具体指导下进行的。

编这套书的初衷是按《通鉴》体例,将分散的出土文献以年代先后排列,证补《通鉴》所载所缺,按饶公的话说就是“使如散钱之就串”、“以别同异、纪远近、而观其会同”。它的宗旨,按照饶公的话说,“期以实用”,便于读者查阅,最大限度地发掘出土文献的价值。这样就把史料价值的潜力给挖出来,价值给提高了,达到这样一个目的,这是非常好的一件事情。

饶公的治学方法对我的影响是很深远的,他能将宽广的视野和详尽的考证结合的非常好,这就变成一个立体的角度,从大的方面先看准了某一个方面,再很具体地深入下去。一般人很难做到,但可以循着这个方向努力。这个方法非常好,对我启发很大,我回来后完成了《简牍文书集》体系的构建。

《大师》:为什么在日本,简帛研究会那么活跃?台湾也蛮活跃。那么,日本、台湾、香港、大陆的研究特点,也有所不同吗?在这个大视野中,饶公在简帛学的作为和贡献,是怎样的呢?

李均明:简帛研究在日本、韩国很活跃,是因为这两国都在中华文化所能影响的范围,两国传统文化里含有许多中国元素。而且,这两国都出了许多木简,如日本出土三十万枚左右,多以汉字字形写就。研究这两国出土的木简,必然涉及中国简牍,贯通起来才能深入。文化相通是主要原因。台湾与大陆本是一脉,同源同宗,所以他们的研究还是比较活跃的。

各地的研究有共同之处,也有不同的地方:大陆和台湾的共同点最多。做一个比较的话,大陆出土的资料很多,尤其是最近30年大量的出土,有大量的研究机构,大量的研究人员,研究的势头很猛,力量很足。台湾和大陆交流密切,跟的较紧。香港,说实在的,研究的力量比较分散一些,但是有饶公这样一个领头人,因为他在学术地位上的影响很大,对大陆反过来起很大的促进作用。日本的特点是研究起步比较早,分工比较细,考证面面俱到。韩国最近十几年出土比较多,起步比较晚,但是现在他们开始研究的人逐渐增多。

《大师》:都说饶公博学,在您看来,他是如何做到“百科全书式的学者”的?他的治学特点,异于其他学者的地方有哪些?

李均明:这个问题提的很有意义。有一次我到台湾去开会,讲的题目是《饶公与简牍学》,我讲完后台下有人提出一个很有趣的问题:饶公怎么能把理性思维和感性思维很好地结合起来,两者不发生冲突?当时我愣了一下,这其实是很难回答的问题。可是恰恰这是饶公的特点。饶公是少有的两者兼备的人才,这也就是说为什么饶公能够成为百科全书式的贤人。他的视野比较广,知识面很广了以后,看问题针对性很强,角色的转化能够做得很好。比如说他做学术的时候,就能够以那种思维,逻辑思维比较严谨。他搞艺术的时候,就换一种方式,能够心潮澎湃。这是一般人很难做到的。

《大师》:坊间对饶公的报道可谓铺天盖地了,能否讲讲您接触到的饶公鲜为人知的一面?盛名以外的饶公?

李均明:鲜为人知倒谈不上,因为我接触的时间不是很长。倒是有一些平凡的,其实也看出饶公是一个人而不是神。我记得有一次饶公在尖沙咀办了一个书法讲座,那个讲座很有趣,因为对象是普通百姓。饶公很有学问,不管是学术上、艺术上成就都很大,但是他就能平易近人,他能懂得老百姓那种心情。所以他讲座的时候,能用很浅的语言表达很深的道理。比如说他讲怎么写好汉字,他就打个比方,中国汉字主要就是一横一竖,就是一个十字,他把这个十字能跟哲学,跟宗教联系得很紧密。他说宗教,基督教、天主教那个十字架,还有佛教的卍字,也是十字。底下的老百姓听了很高兴,很有趣味,把本来应该很枯燥的东西讲得非常生动,就是说饶公的心跟老百姓还是贴得很近的。

《大师》:作为一个简帛研究学者,您怎么看中国传统文化的前途?在中国现代化进程中,传统文化似乎一直处在被遗弃的地位。

李均明:我觉得中国传统文化,随着我们国家的崛起,前途还是可以乐观的。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中国传统文化经过几千年的传承,其实已经是潜移默化深入到每个人的思想里面了,打个比方,已经形成一个文化的基因,就跟人的基因一样,骨子里头已经是这样了。当然,中华文化几千年跟外来文化是在不断地交流,外来的优秀文化跟中国传统文化结合在一起才能够站住脚,符合中国的国情,其实就是符合中国传统文化的思维方式,才能生根。

但是也有另一方面,地方上有一些比较简单化的,宣传古代名人故里时不太注意,走向简单化、庸俗化了,这个跟传统文化不一样,传统文化本来是很高深的东西,很好的东西,不能把它庸俗化。

《大师》:为什么现在像饶公这样博、通式的学者好象比较少见了?相对来说是在某个领域特别精通,专家式的学者居多?

李均明:这有某一个阶段的限制。比如我,中间正好有一段文化大革命,我们损失掉了十几年时间,当你补回来的时候,就做不到像饶公一样,那么多的时间、那么高的高度去面面俱到,做不到了。这个时候就会比较着急,就觉得能力不足,挑一个方面做也能做得稍微深入一点,但是从面来讲就不够,但这个局面不会持久的,慢慢也会达到饶公那个条件,年轻一代还是有希望的。

业务咨询邮箱:rzyshy115@yahoo.cn 联系地址:北京市宣武区琉璃厂东街115-6号
Copyright ©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www.rzyshy.com
联系电话/传真:010-63188456 联系人:陈经理
制作维护:中国168分类传媒网 京ICP备14058654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731
版权所有:北京选堂来宾字画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