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分类
网站首页
饶公其人
书 画 苑
媒体报道
重要活动
著作文集
学坛嘉许
拍卖收藏
艺坛资讯
 
浏览全部作品
端砚
扇面书法
山水
花鸟
书法-横幅
书法-对联
大件书法
书法-小件
礼品系列
其他资料
欣赏区
 
产品分类

*2015年4月28日下午四时于中国国家博物馆西大厅举行“学艺融通------饶宗颐百岁艺术大展”开幕式,敬请光临!(展览时间:2015年4月28至6月12日)

地点:北京市宣武区琉璃厂东街115-6

电话:010-63188456

联系人:陈经理

2011年12月16日(星期五),西泠印社聘任饶宗颐教授为第七任社长,共同祝贺!

南京紫金山天文台编号为10017的小行星命名为“饶宗颐星”,祝贺饶教授!

当前位置:饶宗颐书画苑 - 学坛嘉许
饶宗颐:万古不磨意,中流自在心(4)
添加日期:2013-2-22    资讯来源:北京饶宗颐书画苑转    添加人:饶宗颐书画苑
  

[导读]饶宗颐的治学之道博大精深,文史哲艺融会贯通,被盛誉为“业精六学,才备九能”的全才。他与香港结缘七十余载,这座东西方文化合璧的大都会,为他提供了陶冶学问的一方净土。

(王素 故宫博物院研究员)

《大师》:王先生,听说您写过几篇关于饶公学术的述评文章,能不能给我们先介绍一下?

王素:关于饶公我写过三篇文章,最早写的一篇文章是1996年发表的《才人之诗·学人之诗·诗人之诗》,主要是评价饶公在中国传统诗词创作方面所做出的卓越贡献。第二篇文章叫做《略谈选堂先生对于吐鲁番学的贡献》,饶公在吐鲁番学方面写的文章并不多,但是他做的研究对于吐鲁番学来说是具有开创性的。他起步比较早,70年代就东渡到日本,看了当时藤井有邻馆的文献,里面相当部分都是吐鲁番学的文献。而我们大陆知道那些文献,基本上都是80年代之后了,他那个时候写的文章给我们提供了在有邻馆寻找吐鲁番文献踪迹的一个线索,这些里面有很多高瞻远瞩的见解,直到现在仍然能够给我们一些启示。第三篇文章叫做《选堂书画与齐物思想》,因为从饶公的书画来说,他非常善于临摹,他把庄子的齐物思想完全用到他的临摹上面去了,在这方面的他的成就也是无人可及的。

《大师》:都说饶公博学,在您看来,您觉得他是如何做到的,成为一个百科全书似的学者,他治学的特点异于其他学者的地方有哪些?

王素:从中国传统学术来说,有两个最兴旺的时代,一个是清朝的乾嘉时代,另外一个是民国时代,民国时代和乾嘉时代是有渊源关系的。从饶公这里来说的话,他能够在各行各业能够取得这么大的成就,第一是因为他有他的家学渊源。他自己曾经说过,他家学方面有五项基本功,就是诗词创作、书画、目录学,儒释道,然后是乾嘉学派的治学方法,所以说他的学问和乾嘉学派是一脉相承的。他从中国传世文献的领域,我们常常说的六大部类书,就是经史子集和佛道,他是全部都涉猎了,而且有深入地研究。

从出土文献来说,甲骨文、经文、简牍、敦煌吐鲁番文献,石刻墨字,这五大领域他也全部涉足了。这并不仅仅是因为他有家学,还得益于他后天的勤奋和努力。他和同时代的学者不一样,他在海外游学了很多年,是中西结合的,他看问题站得高,看得远,所以我们称他为百科全书似的学者。

《大师》:能否讲讲您接触到的盛名以外的饶公是什么样的?

王素:饶公是一个非常平易近人的人,我和他接触时间最长的是1995年,他请我到香港中文大学工作了四个月,当时他有一个很大的计划叫做续资治通鉴长编,主要是利用出土文献,

我当时承担两个,一个是《吐鲁番出土高昌文献编年》,另外一个是《魏晋南北朝敦煌文献编年》,他就是希望仿照资治通鉴这种体例,把出土的文献各个门类用编年的方式,把最重要的部分记录出来,提供给学术界去做研究。我在香港的四个月期间,饶公每个星期都要到中文大学来一次,请我们跟他在一块吃顿饭,饭间我们常常跟他讨论很多问题,他对我们这些晚辈提的问题基本上是有问必答,从不隐瞒。所以后来的几篇评述饶公学术的文章基本的构思都是在那四个月形成的。

《大师》:作为一个中古文化的学者,您怎么来看传统文化的前途?

王素:中国传统文化,从现在来看,我觉得它的路是非常艰难的,不仅是一个庞大的传统文化,从我们敦煌吐鲁番学来说,也是非常后继乏人。从这个时代来说,像乾嘉学派那种乾嘉式的的大师是不可能有了,在民国时期培养的大师也不可能有了,这个时代基本是一个培养专家的时代。我是这样分类的,你进入了专业的领域,最低的这一层就是专家。比如说先秦时的专家,古文字专家,还有敦煌吐鲁番学专家,只是专于一个领域,而我们从大学的教育来说,分系,系里面分专业,基本上这种教育体制是培养一个专家的体制。再往上就是学者,学者这个领域就是说你不但是说你不能专于一个领域,你要通,也就是说,整个中国的通史,整个中国的文学史,而且是文史不分家的。像这种学者型的人物,在中国现在已经非常少了。在学者型之上的,这才是真正的大师级,他不但能够站得高,看得远,而且他对中国传统文化有卓越的贡献。学者都很少,大师当然是更加没有。我觉得中国的这种教育体制是需要进行改革的,如果就像这样长期发展下去,中国以后大师是绝对不可能有的,学者也很难有,都是培养专家的。

因为从传统文化来说,它和研究自然科学是不一样的,传统文化是社会科学,是需要传承的,需要积累的,从现在来说,古人说君子之泽,五世而斩,就是说一个人的事业可以传五代才没有,所以我们古代非常重视这种传承、世家。现在这个时代君子之泽,一世而斩,传到第二代就很难了,所以从现代的从事社会科学研究的人来说,都很少是有家学的,有童子功的,这也是和整个社会转型有关,我们在原来从中国古代以来,一直到民国有很多世家大族,但是到现在根本就没有了。

《大师》:您觉得饶公的艺术和学术有何相通之处?

王素:前两年在敦煌博物馆办了一个书画作品展览,主要是他临摹敦煌的那些壁画,和他在敦煌所创作的一些书画和绘画。他在进行这方面的临摹和创作,一个主要的大前提就是因为他在敦煌学方面是有开创性的贡献的,也做了很多深入的研究和探讨,有了这个基础,他自然非常得心应手。其他的书法和绘画方面的临摹和创作来说,也是因为他精于中国的书画史,精于中国的艺术史,他在艺术史方面,在书画史方面写过很多非常有远见,有质量的学术论文,他和现在纯粹搞艺术创作的书画家,整体路子就不一样。他在书画方面基本上几十年没有间断过,特别是近几年,创作的更加勤奋,而且他的画风在近两年也有很大的变化,他仍在探索,仍在创造。

其实2001年在国家博物馆(微博),他办了一个画展。他在画展自己的序言里面说,他平生最钦佩庄子的“参万岁而一成纯”这句话,这句话出于庄子的齐物论,齐物论的主要思想是多与少、一万年和一瞬间,他都把它看成同一回事情,如果你是很简单地去理解,就不对了,你活了一万年,能够跟你活了一瞬间是同一回事情吗?所以一和万,长寿和短命不能用很简单来看待他的齐物思想,所以“参万岁而一成纯”本质的含义就是说,我把一万岁的变化,把它的精华提炼为纯度很高的一瞬间,我这一瞬间其实包括了你万岁之间的变化。

饶公的书画创作上就运用了很多齐物思想,比如说在一般人看来,临摹画和创作画是两码事情,但是从齐物思想来说,饶公就认为,临摹本身就是一种创作。所以他有大量的临摹的作品,其实都是他的创作作品,因为他在临摹过程中,必然还有自己的构型、用笔,每一笔还是他自己创作出来的,不是别人给他创作出来的,这是他书画创作的一大特点。

业务咨询邮箱:rzyshy115@yahoo.cn 联系地址:北京市宣武区琉璃厂东街115-6号
Copyright ©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www.rzyshy.com
联系电话/传真:010-63188456 联系人:陈经理
制作维护:中国168分类传媒网 京ICP备14058654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731
版权所有:北京选堂来宾字画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