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分类
网站首页
饶公其人
书 画 苑
媒体报道
重要活动
著作文集
学坛嘉许
拍卖收藏
艺坛资讯
 
浏览全部作品
端砚
扇面书法
山水
花鸟
书法-横幅
书法-对联
大件书法
书法-小件
礼品系列
其他资料
欣赏区
 
产品分类

*2015年4月28日下午四时于中国国家博物馆西大厅举行“学艺融通------饶宗颐百岁艺术大展”开幕式,敬请光临!(展览时间:2015年4月28至6月12日)

地点:北京市宣武区琉璃厂东街115-6

电话:010-63188456

联系人:陈经理

2011年12月16日(星期五),西泠印社聘任饶宗颐教授为第七任社长,共同祝贺!

南京紫金山天文台编号为10017的小行星命名为“饶宗颐星”,祝贺饶教授!

当前位置:饶宗颐书画苑 - 学坛嘉许
论饶宗颐对潮学的贡献
添加日期:2010-12-26    资讯来源:饶宗颐北京书画苑    添加人:饶宗颐书画苑
         国学大师饶宗颐先生是潮学的创导者,潮学研究的实践者和组织者。很难用一篇文章来概括饶先生对潮学的贡献,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没有饶宗颐,便没有潮学今天的繁荣。
  一
  饶先生对潮学的贡献,可以追溯到他的青少年时代。
  饶先生曾经说过:“我的学问是从研究潮学起来的。”(1)先生16岁时写了他的第一篇学术论文《潮州旧志考》,发表在北平顾颉刚先生编的《禹贡》杂志上。从那时候起,先生对学术发生了兴趣,从此走上更加广阔的学术和艺术之路。
   从20世纪30年代到50年代,饶先生致力于文史方面特别是潮汕史方面的研究,硕果甚丰。青年时期的饶宗颐对潮学的贡献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填补了潮汕史学研究的许多空白。由先生的先君饶锷编撰,宗颐先生补编续成的《潮州艺文志》被已故潮学学者蔡起贤先生称之为“一部潮学开创性巨著”(2),填补了潮汕史志的重大空白。按照中国史志书籍编写的凡例,一般都有“艺文志”部分。但潮州府、县史志的艺文部只有乡贤诗文的零星辑录,不够完整,不成系统。《潮州艺文志》按经、史、子、集四部分类,收集了潮州千余年来重要的文史哲及叙评等著作,共千余种书目。《潮州艺文志》的完成,使潮州史志从此更加完备,也成为一切要了解潮汕文化学者必读的文献。蔡起贤先生说:“我认为要研究潮学,就必须读《潮州艺文志》。”(3)在这一时期饶宗颐先生陆续发表的《广济桥志》、《韩江流域之畲民》等著作,都同样具有开创性的意义。
  第二,站在现代的高度,科学地总纂《潮州志》,为全国地方修志提供范例。1946年年仅29岁的饶宗颐被聘为潮州修志委员会副主任,负责总纂《潮州志》。这部鸿著巨篇在饶先生主持下,集潮汕文史精英智慧,历时近三年时间,于1949年3月全部完成。全志擬定出版30门50册约10000面。但由于种种历史原因,至1950年仅出版15门20册约3000面。半个世纪后,由香港爱国实业家陈伟南先生出资支持,潮州市地方志办公室重新编辑,补入五种四志,于2004年8月再次出版行世,但至今仍有一部分原稿散失,世人翘首以待全书合璧之日。《潮州志》的编纂完成,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它不仅增补了自清乾隆周硕勳编修的《潮州府志》之后一百八十余年的历史资料,勘正了旧志书的一些错误,更加重要的是饶编《潮州志》是站在当代科学的高度,重新审视潮汕的历史,理清它的脉络,既承袭旧制的一些体制,又依据近代史实,创立新的体例,为新修地方志提供了范例。如新编的《民族志》、《实业志》、《戏剧音乐志》等,辑录了大量的史料,成为新编的潮州民俗史、经济史、戏剧音乐史。
  《潮州志》编纂成功,是青年饶宗颐对潮学的重大贡献,得到了学术界的高度评价。时任广东省文献委员会主任的叶恭绰先生专为之作序。总结其二大特色:体例恰当、记载翔确。并高度评价说:“有此精心结撰之作,所谓鸡鸣不已,凤举孤骞,诚空谷足音,荒年颖秀矣。”指出“潮人士此举,殆有裨全省,而非止岭东一隅之幸”(4)。
  第三,在潮州学术界倡导重证据、重史实扎扎实实的科学精神。饶宗颐先生的治学态度是既敢于创新又十分严谨,这是在他青年时代就已养成了的。先生出身于儒学世家,从小就接受严格的教育,且又具佛学根底,所以从不作虚言妄语。潮汕地区隋唐以前史籍文献遗存不多。先生一直希望能蒐寻更多的历史资料,来丰富潮汕历史,使之更加完整。特别是希望能够从考古的发现中,更清晰地认识潮汕地区文明发展的脉络。1948年,先生几乎走遍了潮汕大地,勘察史前遗址,研究出土文物,并于1950年出版《韩江流域史前遗址及其文化》一书。在内容上,这本书用确凿的考古证据,证明潮汕地区的文明是中华民族文明的一个组成部分,其文明的发展也是大致与整个民族同步的。在方法上,饶先生之举,在潮汕地区带了个头,倡导了治史治学科学扎实的精神,其影响十分深远。


  二


  饶先生对潮学最大的贡献是第一个提出把潮学作为一个学科来研究。
   1992年11月18日,饶先生在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第二次理事会上作题为《弘扬潮汕文化的几个问题》的发言,他说:“潮汕文化可研究的东西很多,应该成为一个独立的‘潮州学’,作为研究的对象。”(5)这是见诸文字最早提出“潮州学”概念的记载,后来简称为“潮学”。当时适逢邓小平南巡,中国掀起第二次改革开放的热潮,经济和社会各项事业都在蓬勃发展,潮汕文化的研究和传播也出现前所未有的繁荣。饶先生的话得到了海内外热爱潮汕文化各界人士的热烈响应。同时学术界也仍有一些疑惑,潮学这一概念的提出,有没有科学根据?此后,饶先生在海内外多次会议上,进一步阐述了建立潮学的科学根据,以及潮学研究的基本内容、基本思路和基本方法,为潮学打下坚实的基础。
   1993年12月20日,在香港举行的“潮州学国际研讨会”,是有史以来最具规模的潮州学研讨会。饶先生专门在会上做了《潮州学在中国文化史上的重要性———何以要建立“潮州学”》的专题演讲。先生从潮州文化的特点出发,阐述了它与中华文化的关系,在中国文化史上的重要地位,进一步论证了建立潮州学的依据和必要性。饶先生特别指出“潮人若干年来在海外拓殖成果和丰厚的经济高度发展的各种表现,在中国以外各个地区孕育出无数繁荣美丽的奇葩,为中外经济史写下新页”(6)。先生认为潮人经济活动的成就与侨团在海外拓展的过程,是潮州学当然主要的研究对象,强调“潮州学”的研究应该是世界性的。1994年4月27日,饶先生在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第三次理事会暨潮学奖首次颁奖会上的讲话中,进一步说明了目前“地区研究”在世界已形成一种潮流,并再次明确指出:“潮州文化作为一门独立的学科进行系统研究,是当之无愧,而且是十分必要的。”(7)
   2000年11月22日,饶先生专门到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举办一次潮学讲座。在演讲中饶先生又一次回答了潮州学是不是可以成为一种学问这个问题,指出潮学是以一个地区作为研究对象和内涵。并且以徽州学和客家学为例,说明研究一个地区的历史和文化的重要意义。饶先生在这次演讲中提出了许多研究的重要课题,如侨批、古揭阳、樟林港、民俗问题等。
  饶先生还全面地论述潮学同中华史学及其他地方学的关系。他说:“我们国家的历史是由多个地方的历史组合起来的。地方的历史我认为是一个基础。没有好的地方史的研究,就没有好的国史研究。”(8)潮汕文化是中华汉文化一个很有特色的重要组成部分,对潮汕历史文化的研究,必然要涉及许许多多中华民族发展过程中的重大问题,也必定会丰富和繁荣整个国家历史文化的研究,这是不言而喻的。饶先生还强调潮学的研究必须同其他地方学的研究加强联系,指出:“我说,对‘泉州学’、‘温州学’、‘客家学’等等‘姐妹学’的交流、研究不容忽略,要重视之。这对国家民族是有益的。”(9)
  当前,“族群文化”的研究是全球性的一个热门课题,它对于研究人类在发展过程中各个族群之间的相互影响、相互适应、相互渗透从而形成和谐的人类社会,有著重要的价值。潮州学正是顺应著这样一个潮流而提出来的。把潮汕文化的研究提高到一门学科的高度,有著十分重大的意义。
  首先,从总体上提高潮汕文化的档次,使人们能够更加全面、更加深刻地把握潮汕文化的内涵。对于潮汕文化的研究,古今中外都有丰硕的成果。但这些成果散布于各个门类、各个学科之中。要熟悉这些成果,需要花费很多功夫。而零星地瞭解这些成果,对潮汕文化的认识就只能是管中窥豹,形成一个零碎的、片面的印象。用潮学的概念把这些成果总揽起来,而且在潮学的统帅下,去发掘潮汕历史文化的宝库,就能从更高的高度,更全面、更深刻地把握潮汕文化本质的东西。就好像许多珍珠散布于各个角落,如果用一条红线把它们串起来,就能变成一件璀璨的瑰宝。
  其次,有利于潮汕文化的研究国际化。潮汕人遍布海内外,潮人不仅在海外艰苦创业取得巨大的经济成就,而且同心协力为保持潮汕文化的优良传统做了不懈的努力。把潮汕的族群文化作为一种学科研究必然涵蓋到海外潮人,涉及到海外潮人的经济和文化成就,引起海内外学者的重视,推动潮汕文化研究国际化。实际上这几年已经出现了这种趋势,举办6届的潮学国际研讨会,每一届都有许多海外学者参加,泰国、新加坡、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国家,甚至欧洲和北美都越来越重视对潮汕文化的瞭解和研究。
  再次,有利于中国各个地方文化的交流,推动地方文化研究的发展。徽州学是中国较早确立并得到国内外承认的地方学科。但徽州学是以一省的范围作为研究物件,地区甚至县一级的范围能不能建立地方学科呢?客家学、潮学尝试的成功对地方学学者是一个鼓舞。潮汕周边地区的学者纷纷来这里同潮学工作者探讨、交流开展地方文化研究的体会和经验。随后,温州学、泉州学相应而生,全国各地的地方学也如雨后春笋般出现。2005年,由内蒙古鄂尔多斯学研究会牵头,全国一些地方机构在鄂尔多斯市召开了全国地方学座谈会。地方学研究的兴起对于弘扬中华民族优秀文化,是一个有力的促进。


  三


  饶宗颐先生不仅在理论上解决了建立潮学的许多基本问题,而且在实践中,也是潮学研究的具体组织者。从上个世纪90年代至今,几乎所有潮学的重大活动都与饶先生有关。其中最重要的有:
  第一,组织潮学国际研讨会,为海内外学者提供一个相对稳定的研究讨论潮学的平台。在饶宗颐先生的倡导、帮助和具体组织下,由时任香港潮州商会会长刘奇喆先生赞助,1993年底首次“潮州学国际研讨会”在香港中文大学隆重召开。饶宗颐先生做了主题演讲。这次会议确立了潮学作为学科的地位,开创了国际研讨潮学的先河,被认为是潮州文化史上的里程碑。从这个时候开始至今,潮学国际研讨会在潮汕三市、香港、澳门等地共举办了6届。下届研讨会将走出国门,到澳大利亚召开。6届国际潮学研讨会的主题,都是由饶先生擬定,而且先生几乎场场到会,场场做主题发言,甚至参与一些具体的组织工作。第13届国际潮团联谊年会团长会议已经决定,以后潮学国际研讨会与国际潮团联谊年会将同时举行,并且由国际潮团联负责筹集经费。现在,国际潮学研讨会已经有相应的常设机构,将同每届举办方协同组织会议事务。这就从财力和人力上保证了研讨会能相对稳定地一届届延续下去。这是中国地方文化研究为世人所瞩目的一大创举,它的深远影响和效益,将日益显示出来。而所有这一切的成功,饶先生都起着举足轻重的决定作用。
  第二,帮助、指导国内潮学团体。汕头市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以下简称“中心”)是原广东省政协主席吴南生先生倡议,原汕头市政协主席刘峰先生筹办,1991年8月成立的民间文化团体。它以传播和研究潮学为己任。“中心”从它成立的第一天起,就得到了饶先生的具体帮助和指导。先生被聘为顾问,经常参加“中心”理事会,认真地审议指导“中心”的各项工作。他从书目到内容,认真地审定了《潮汕文库》的出版规划,提出了许多有指导意义的意见;指导和帮助《潮汕史》的编著以及《潮学研究》的出版,如此等等。先生对“中心”所取得的成果给予肯定和褒扬。2004年4月他在第五届潮学奖颁奖暨侨批文物馆揭幕仪式的献辞中,对“中心”作了极高的评价:“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自成立至今,在研究与传播、出版与收藏诸方面,业绩卓著,成就辉煌,仅以《潮汕文库》而言,一百多部著作多姿多彩,琳琅满目。以短短十多年而有如此成果,回视千载可稽之方史,文化之盛,可谓空前;即使衡之他州,亦毫不逊色,是为中国区域文化之典范。”(10)饶先生这番热情洋溢的褒赞,表达了他对“中心”真切的关爱,也反映了他对潮学取得成果的由衷欣喜。
  饶先生对于韩山师范学院潮学研究所,对于揭阳潮学研究会及其出版的内部刊物《潮学》,对于潮州市潮州文化研究中心及其内部刊物《潮州文化研究》都有诸多帮助,或面谈,或电话信函交流,或托友人捎话,饶先生的指导无微不至。在潮汕三市,凡有学术疑难请教饶先生,先生总是有求必应。
  第三,倡导侨批文化研究,发起建立侨批文物馆。饶先生对侨批情有独钟。2000年11月,他在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作潮学讲座时,专门论及开展侨批文化研究的意义。饶先生认为徽州有特殊的经济档案契据和契约,研究这些契约就是研究徽商及其活动。“我们潮州可以和它媲美的是侨批,侨批等于徽州的契约”(11)。通过研究侨批可以看出潮人到过哪些国家以及在这些国家的经济和社会活动。在饶先生的启发下,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启动侨批文化工程,收集侨批原件、文物,开展侨批文化研究,编辑《侨批文化》内部刊物,出版《潮帮侨批局》、《潮汕侨批萃编》等书籍。在这个基础上,饶先生又指导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建立侨批文物馆,并在海外潮团中广为宣传,筹集资金。在陈伟南、林百欣、陈汉士等先生的赞助下,2004年4月中国首家“侨批文物馆”在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正式开馆,饶先生亲自为其题写馆名。同年还召开第一届侨批文化研讨会,吸引了海内外一批专家学者参加,掀起一股侨批热。目前,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正与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合作,出版一部近百册的《潮汕侨批集成》,把8万封侨批印刷出来,供世人阅读、欣赏、研究。
  第四,组织“古揭阳(榕江)先秦两汉考古研究”活动。饶先生一直强调,“潮学应该多重视考古及文献两方面,应该继续进行潮汕考古的发掘工作”(12)。希望通过考古发现,把潮人历史再向上古推进。为了达到这个目的,饶先生希望能够组织一次对潮汕地区的考古发掘研究。他亲自在北京大学邀请了国家著名考古学家李伯谦教授来领导考古工作,并通过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广泛接触潮汕三市负责人,争取他们的支持。此事最后得到了时任揭阳市委书记林木声先生的赞许,并表示乐意承担这一任务,把课题定为“古揭阳(榕江)先秦两汉考古研究”。在陈伟南先生支持和赞助下,揭阳市和广东考古所组织一批专家成立了考古课题组,开展考古发掘工作。这次考古最大的成就就是发掘了普宁虎头埔新石器时代古窑群遗址。它说明了4000年前粤东地区已经不是蛮荒之地,而是有很高的文明,具备了与中原文明接轨的特徵。古揭阳(榕江)的考古研究,作为2003年11月在揭阳召开的第五届潮学国际研讨会前的主题之一,得到了与会学者和社会各界的高度评价。
  半个多世纪以前,青年饶宗颐曾经走遍韩江和榕江两岸,写下了他第一篇考古论文。今天,饶先生老当益壮,继续延续他的事业,为潮学做出新的贡献。


  四


  饶宗颐先生之所以能对潮学做出如此巨大的贡献,首先是因为他对潮汕这片土地有着真诚的挚爱。潮汕文化哺育了饶先生,铸造了他美好的心灵,给予了他智慧,为他走向世界,攀登科学和艺术的高峰奠定了基础。饶先生念念不忘故土养育之恩,不遗馀力地回报家乡。这是他贡献于潮学的动力。1999年2月,饶先生在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第五次理事会的讲话中,深情地说到:“这些年,我的研究对象已经跑出了潮州,实际上没有精力去做潮州学的研究,对潮州学的研究不能尽我自己的力量,这是我对不起大家的地方。看到大家的成就贡献,一方面增加我的惭愧,一方面也增加我的振奋。我还是要讲,潮学研究应该继续做下去”(13)。饶先生这样说,实际上反映他对潮学、为家乡服务的高标准要求。
  其次,饶先生博学睿智,对潮汕文化有着透徹的瞭解,这是他对潮学贡献的基础。先生才识过人,博且精,对潮汕文化的熟稔程度,当今无人可與匹比。因而,他能从浩瀚的书海文献中寻其最精华部分,从各种历史和社会形象中抓住其本质的东西。从青年到老年,先生无论是自己研究还是指导他人,其成果总是有理有据,言之凿凿,具有很强的说服力。先生敢于提出潮学的概念,也在于他掌握了潮汕文化的精华,坚信它能够同全国乃至世界的其他地方学科媲美。正因为先生的学识和威望,潮学由他首创便成历史必然。
  先生勇于实践,敢于创新的科学精神,也是他能对潮学做出巨大贡献的原因。先生一贯重视资料文献在人文科学研究中的作用,但不赞同钻到古书堆里读死书,提倡深入实践,开拓视野。先生在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一次讲话中专门说到地方学的研究不能把目光只局限于本地,还要跑出去,开拓视野。先生认为做学问“现量是很高级的境界,是有识再加上有亲证的悟”(14)。先生跑遍了世界许多地方,把各种文化进行比较研究,站在更高的高度回过头来审视家乡的文化,就必定有神来之笔和惊人之举,必能有所发现,有所创新。这是先生永远值得我们学习的科学精神。
  从1993年香港研讨会第一次亮出潮学的旗帜算起,潮学确立为一个学科已经走过了13年的时间。这13年,潮学经历了一个空前繁荣的阶段。用饶先生的话说是:“已培养出一支庞大的队伍,一股雄壮的潜力。”(15)但潮学毕竟只有13岁,还刚刚起步,处在发展的阶段。潮汕史学还有许多迷团没有解开,潮汕文化还有许多课题需要深入发掘,潮汕经济和潮商的发展历史还需要进一步整理、概括……总之,有许多的事情等待着潮学工作者去做。因此,我们需有更多的青年人参加到这支队伍中,需要更多的大师级人物同饶先生一起举起潮学的旗帜。潮学的未来,就如同整个潮汕地区,整个国家的未来一样光辉燦烂。最后,我想用饶宗颐先生2001年10月,在北京召开的中国民系(潮人)文化国际研讨会上一段充满激情的讲话,来作为本文的结语。他说:“海外的潮人总数與潮汕当地的人数约略相等,如果两处人力能够合为一体,以新血液、新步伐灌入潮汕传统文化之内,将产生一股不可轻视的新的原创力,茁长滋大,为21世纪做出重大的贡献,希望大家共同努力。”

业务咨询邮箱:rzyshy115@yahoo.cn 联系地址:北京市宣武区琉璃厂东街115-6号
Copyright ©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www.rzyshy.com
联系电话/传真:010-63188456 联系人:陈经理
制作维护:中国168分类传媒网 京ICP备14058654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731
版权所有:北京选堂来宾字画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