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分类
网站首页
饶公其人
书 画 苑
媒体报道
重要活动
著作文集
学坛嘉许
拍卖收藏
艺坛资讯
 
浏览全部作品
端砚
扇面书法
山水
花鸟
书法-横幅
书法-对联
大件书法
书法-小件
礼品系列
其他资料
欣赏区
 
产品分类

*2015年4月28日下午四时于中国国家博物馆西大厅举行“学艺融通------饶宗颐百岁艺术大展”开幕式,敬请光临!(展览时间:2015年4月28至6月12日)

地点:北京市宣武区琉璃厂东街115-6

电话:010-63188456

联系人:陈经理

2011年12月16日(星期五),西泠印社聘任饶宗颐教授为第七任社长,共同祝贺!

南京紫金山天文台编号为10017的小行星命名为“饶宗颐星”,祝贺饶教授!

当前位置:饶宗颐书画苑 - 媒体报道
“太一”古义及相关问题
添加日期:2009-11-21    资讯来源:饶宗颐北京书画苑    添加人:饶宗颐书画苑
  



饶宗颐
2001年10月18日于北京大学考古文博院

非常惭愧我没有准备好,李(伯谦)先生要我在这个非常忙的时间来做讲座,我暂时没有时间把我的想法写出来,故也没法把我的写稿派发给各位先生们,心里头很不安。但是我准备了一大堆的材料,在这里我就把我的一些不成熟的意见提出来请教在座的各位,尤其是在座的李零先生,他有过多年深厚的研究,我的一些研究其实是在跟着你走的(面向李零,笑)。
我自己平时念书,于是便了解了某些问题。因为大家同一个材料,理解可能是会不大一样,经常是会有这样的情况,我们研究问题其实也还是在念书中,书是念不完的,所以问题也就可以继续的层出不穷。过去说,想到的东西,碰到一个新的材料就会发生一个新的疑问,或新的解释。我今天提的是老问题,因为这个“太一”实在是已经讲烂了。几十篇文章的,我没有办法都念,但也是大多数念过,李(零)先生的书我都念了好几遍的。今天我就是提出几点,按照我列出的纲要来讲。
第一个我就是要讲“太一”的古义。
什么叫“古义”呢,就是说过去的人给他一个什么定义,什么看法,是有一个公认的意见的。我们今天要讲一个什么现代的东西,也得按照过去的,了解他们过去是怎样讲的,然后我们今天再修正,或者补充,或者怎么样的。
我提出的“太一”的第一个古义就是“元气”,古人把这个“太一”用“元气”两个字来解,这对不对呢,大家都可以商量的。但这个古人呢,一直到唐代,这个总结五经的时期,都是这么一个讲法。我们现在打开一部《太平御览》,当然第一个自然应该是“天”部,但是“天”,在没有“天”之前,他们还给了一个名堂,第一个就是“元气”。这个“元气”是在天地之前就存在的,这个讲法是不是合理,我们慢慢再研究。当然《太平御览》是一个类书,不是可以完全根据的,但是这也是他们从古人那里得到的一个结论。
第一个是“元气”,接下来呢,就是所谓“太易、太初、太始、太素、太极”这一类的东西,这些东西我们在《列子·天瑞》里面也都是念过的(案:《列子·天瑞》原文曰:“夫有形生于无形,则天地安从生?故曰,有太易(一),有太初,有太始,有太素。太易者,未见气也。太初者,气之始也。太始者,形之始也。太素者,质之始也”),大家注意,这个“元气”是列在第一位的。《太平御览》“元气”这部分,他开头就引用《家语》,当然是《孔子家语》了,以前大家认为《孔子家语》是伪书,现在看也不一定。《孔子家语》里说:“夫礼必本之太一,太一分为天地,转为阴阳,变为四时,列为鬼神。”同时呢,他下面还有一个解释,说“太一谓元气也”。这个《孔子家语》这句话实际是抄《礼记·礼运》的,《礼记·礼运》说:“是故夫礼,必本与太一,分而为天地,转而为阴阳,变而为四时,列而为鬼神,其将曰命,其官于天也。”这段话其实庞朴先生很早就提出来过,用这段话来解当时刚出土的竹简材料。《孔子家语》引用这个《礼记·礼运》的讲法,孔颖达在这个注解的“疏”里也曾讲过:“必本于太一解谓天地未分,混沌之气也,极大谓天,未分谓一”。他把这个“太一”两个字拆开来讲,“天”是极大,“一”是未分,“气极大而未分,故曰太一也”。这是当时按照字面来讲的,这个“一”就是指还没有分开,“太一”就是指自然界天地未分之前的一个景象。其实类似的情况还可见《吕氏春秋》的《古乐篇》,这个相关的解释也是用“元气”来解的。我看自东汉以来,大家都用“元气”来讲“太一”。浑然没有分开,就叫“元气”了。
古人讲“礼”“乐”两个来源都必本乎“太一”,就是指本乎“气”。当然这些讲法我们若仔细分析,当也是同纬书有关,纬书是不可靠,但是我们不是管可靠不可靠,我们看一个意见,他肯定不是一下子就这样讲的 ,他要经过一个发展,类书是绝对可以代表汉人的意见。在礼的纬书《含文嘉》中讲到,说“礼有三起”(案:《礼纬含文嘉》原文曰:“礼有三起:礼理起于太一,礼事起于遂皇,礼名起于黄帝”)。这里是说三个缘起,第一个就是“礼”的“理”,第二个是“礼”的“事”,第三个是“礼”的“名”,他分为了三层,这个蛮有意思的。“礼”的“理”,这是抽象的;“礼”的“事”,这是具体的;再一个就是“礼”的“名”。第一个就讲“礼”的“理”,他首先就讲抽象的,把抽象的东西排在前面,他讲“礼”的“理”是“起于太一”的,那么这个《礼记·礼运》讲礼“必本与太一”应该就是指礼的道理“必本于太一”。
今天《老子》的楚简出土对我们研究道教是很有帮助的,因为我是搞道教的,研究道家起源的问题,写不少这一类的东西,所以我也一直很关心这方面的问题,我关心一个概念怎样发展,怎样发生。我们现在都喜欢用很具体的马上来解释一个事情,但是“太一”好象应该基本上属于一个抽象观念的。这个发展呢,是和后来道教形成有很重要的关系。今天楚简发现了,在译文里,我们可以看到,《老子》里面那最普通的一句:“有物混成,先天地生”,但在郭店楚简里不是写“有物”,而是写“有道”。“混”写成“虫”,当然“虫”是“昆”之误,可能当时混着写,《说文》里也有这样解释的,所以再把“昆”读成“混”是应该没有问题的,大家都不会有意见的。这句话我觉得很重要,我不但拿来解释楚简,还拿来解释道教。通过整个东汉,老子完全成为一个神仙,以后再变成一个教主,这个中间的过程这句话其实是可以拿来解释的。这个《礼记》孔颖达的疏可以说是总结南北朝以来的不同的意见。南北朝研究礼的人非常多,礼家很是复杂,孔颖达在《礼记正义》开头有一篇很长的文章,开头就讲:“夫礼者,经天地,理人伦,本其所起,在天地未分之前,故礼运云夫礼者必本与太一,是天地未分之前,已有礼也。”他的讲法我们今天当然可以不一定同意,天地没有分,哪里会有礼。但是他其实也是从“理”来讲的,这样的“理”应该是存在的。这个“理”是一个“order”,一个秩序,不但人类有“理”,动物也有“理”,一切都有他一定的组织,都有他一定的“理”,假如没有“理”,今天科学就没有办法了解一切的东西。这种“理”可能是与身俱来的,要么今天我们这个基因也无从讲起了。这个道理应该是先有“理”,后来发生这个事情,然后才给一个“名”。所以这个礼的纬书讲的这三个层次,我觉得是很科学的。“理”在前,然后“事”,最后是“名”,“名”是我们给的一个名字,这个“名”的产生,从中国人的知识史来讲,名是排在后面的,而且儒家讲“正名”,他是说这个“名”的开始自黄帝了,这些当然我们也不管,但这个层次确实很有意思的。可以孔颖达在这篇序里就是讲了这个,说在天地没有分之前,“礼”的道理就存在,所以汉代的人悟到事物在未有分之前先有一个道理,就是这个“气”。这个《易经》的纬书《韩凿度》里面谈到这个天什么、天什么的几个层次啊(案:《易纬干凿度》原文曰:“有形生于无形,……故曰,有太易(一),有太初,有太始,有太素。太易者,未见气也。太初者,气之始也。太始者,形之始也。太素者,质之始也”),其实基本上是和《列子·天瑞》里讲得一样的,都是在最前面讲一个“气”。我们想到庄子是听大宗师讲到一个“气母”,同时我们也知道打开《说文解字》,第一个就是“一”,说“惟初太始,道立于一,造分天地,化成万物”,许慎这句话也是讲这个道理的,他完全是站在道家的立场上来看这个天地的,应该是先有“道”。所以这个郭店本的《老子》讲“有道混成”,而不讲“有无混成”,这一点是可以帮助我们了解“道”这个字在郭店那个时代,就是战国的时代,至于早期还是晚期,现在还在讨论,先不管,他那时已经等于一个很重要的符号了。道在天地之前,也等于礼家讲的“太一”,“理”是在礼的事情之前一样,这一点儒道是完全一致的,就是抽象的观念完全在前。我过去一段时间老是不理解,张天师《老子》的注本,他老是把“道”人格化,我很不理解的。现在我理解了。东汉以来大家都这么说,郭店本这里“有物”就是写成“有道”,“道”可以说出来,可见这个郭店本的重要。
当然我的这些讲法都是哲学的讲法,不是考古学,但是考古学也应该搞哲学,考古学不能离开哲学,我个人很强调这一点,全因为都是在说一个“道理”嘛。现在看我可能不能完全按我的纲要讲完,因为资料很多,但是我有一些意见可能会有一点启发性,我还是要讲。我们今天研究古东西,可以说有三派,一派是文字学为首的,一派是哲学家的一派,一派就是历史家的了,可以说主要就是这三大分歧。但我觉得这三个东西实际上都应该合一,分是可以的,因为每个人长处不一样的,说长处就是指对某一方面修养深的,功力深的。文字学家长处就在于“咬文嚼字”,就在某一个字上争来争去,从“偏旁”,从“异形”,各种各样的争的很厉害,其实一说穿也就是几个方法,也很简单的。但文字学家可以记很多古怪的字体,这一方面他们能办到,我们的脑袋不可能记那么多,这是他们的长处,可也有短处,就是“不顾前后”,就一个字读出来后,其它就不管了。第二派就是哲学家,就是讲“理”,讲这个“理”的发展,讲一种秩序,这一点很可以帮忙考古家的,也很可以帮忙文字学家。但是有些时候大家会觉得,你这个字还没搞清楚,怎么讲。但要知道,这个字要讲清楚,也是有道理来的。另外就是说历史了,这个历史的东西今天我们无论如何都要结合地上、地下。如何能讲得清楚,讲得通,也不要弄断了,这就要大家合起来看问题。一个道理要能讲得通,讲得没有太多的矛盾。绝对的矛盾肯定是存在的,今天一件事情大家都会有很多意见,更不要说过去了。所以矛盾能完全消掉最好,不能也要尽量的消去,如果太多就不合适了。总之说来说去,这个理还是第一的。
前面讲到这个“理”、“事”、“名”的问题,这基本上是一个哲学的问题,一个思想的东西。先是“理”,其次“事”是发生的事情,然后才是“名”,文字学家“名”的问题,有“字形”,有“意义”,有“训诂”,这些都是“名”的问题,这三个东西实际上是要统一。好,我们再回过来,为什么后来“老子”给他一个名字,叫做“混元帝君”,宋人写过一部整个的历史,当然这是他们抄前人的,抄的里面意思对不对,我们不能说,但他这个抄,确实是有很多我们看不到的东西,中间有很多很好的材料。叫“混元帝君”,为什么呢,我们现在知道了,因为说“有物混成,先天地生”,这里“混”很重要,“混”就是天地未分之前,是一个混沌,分不清楚。而后来又发展到可以把“道”人格化,这种种的情况,他们就是把“太一”用“元气”来解释,这个意见可以代表东汉人的意见,一直到唐人还接受这样的意见。所以我说的“古义”,所谓“古”就是指这个。我的这个讲法同过去无论是讲“礼”的,讲“乐”的,讲“道教”的,还是《庄子》讲的“太一”的思想都是没有矛盾的,所以我说是“古义”,其实就是这样的意思。
第二个呢,我们回到《太一生水》这篇文章。
我们发现他完全是讲“水”,没有“火”,古人肯定知道“火”,没有“火”就无法生存,也知道“水”是克“火”的,“火”碰到“水”就玩了,所以“水”和“火”之间到底是谁先谁后,从自然发展发展来看,可能是“水”会早一点,“火”要慢慢认识到。其它国家也都是讲水,希腊也是讲水的,印度也是,印度吠陀里面,水是在宇宙之前的。
但是《太一生水》这篇文章我个人想法他是完全不讲“火”的,而且我看他里面有一句话“太一藏于水,行于时,周而又(?)万物母;一缺一盈,以己为万物经”。他说“太一”藏在水里头,我觉得“藏”这个字很值得注意。这里我附带要批评到一位朋友陈松长先生,陈先生他学问也很深的,他个人意见是利用马王堆出的这个《刑德》来作例证,说这个“太一生水”当念为“太一生于水”,加上一个字(案:陈松长是从先秦文法出发来讲,《刑德》乙篇有云:“德始生甲,太阴始生子,刑性生水,水、子。故曰刑德始于甲子”。具体可参见陈松长:《<太一生水>考论》,《郭店楚简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汇编》(二),武汉大学1999年10月,313—317页)。我个人觉得这就有一点“添文纠义”,我觉得是不必要的,因为如果说“生于水”,那下面的文章就很难念了,但是这个“藏于水”这里,“于”又是肯定要有的。我们可以看到,《管子》的《水地篇》,有“鬼藏于水,发之于火”,他这里是水火对应的,他把水、火对元!我们再看《太一生水》下面还有说:“下,土也,而谓之地。上,气也,而谓之天。道亦其字也,青浑其名。”下面是土,叫地;上面是气,叫天;道,就是他的名字,所以这里这个“道”和我前面讲的郭店本《老子》的“道”一样,是符号的。我们一般都是先讲下,再讲上,就象我们总是讲阴阳,不讲阳阴。关于这个习惯,我觉得可能是与殷代有关,殷代是主“坤”的,《归藏》今天都已经出现了,所以我想这个以水为主,地为主的思想可能与殷代的《归藏》有某种关系,老子这个思想主阴、主下、主水,这可能是殷代思想的一种推进,“太一生水”本身就可看出一点道理。这一说我当然也不敢太肯定。
这里就刚好关系到我们第三个要讲的问题,就是这个“相辅”的问题。
有人把“相辅”两个字念为“相薄”,这是陈伟先生的意见,他是用“水火相薄”来讲的。但这里面有两点不通的,水和火对立才会用“薄”这个字,我刚才引用《管子》里的那句话,就是水火对立的意思。这个原文里面是讲“相辅”,这里面完全是讲水,根本是不讲火的,老子的思想在郭店本最后一段是完全讲万物要相辅而成,所以在《太一生水》里面是说:“水反辅太一,是以成天;天反辅太一,是以成地。”再同时他又讲“相辅”,这里读“辅”是没有问题的,所以下面才能天地相辅以成神明;神明相辅以成阴阳;阴阳相辅以成四时;四时相辅以成沧热;沧热相辅以成湿燥;湿燥相辅以成岁;于是就成了一年。这里“相辅”如果念成“相薄”就念不通了。
大家要注意这个《老子》的写本,是一个简本的《老子》,写的人就是喜欢《老子》的这几句话,于是就自己摘录,摘录的安排呢,就会有他个人的思想存在的,他把“老子”的“有余补不足”那一段搁在后面,于是这后面就连带着把《太一生水》抄在里面,这个《太一生水》就是那“有余补不足”的补充品。所以这里啊,也就不能不从哲学来看问题,要不然这个《太一生水》突然而来是什么意思呢,就是对他喜欢的一个意见再做一个补充。这里呢,当然是不能念成“相薄”的。
好,我们再回到第二个问题上面。这里啊我有问题是要请教两位李先生的,老子也姓李啊,我们讲来讲去都是你们李家的东西(笑),这个老子是很有意思的。问题就是刚才我提到的水火的问题,天文学上有一个大火,也有个大水,古人用这个水火来分辨宇宙。这个大水、大火本来是二十八宿里面的,大火本来是在龙的部分,在东面。而同时呢,为了配合水火南北,又把大火摆在了南面,根据二十八宿是应该在东面的。而北面就是大水了,所以有“南陆”、“北陆”,“大水”是代表“北陆”的。这种思想起源在什么时候,不太清楚,但我个人研究起码是殷的时代就有了,因为那时对“北纬”就很确定了。
现在有一大本书来训武王伐纣的年代,到底是那一年,还不能肯定。何柄棣还提出要在史语所讨论,这些先可以不管,反正我们知道关于“北陆”、“北纬”这样的概念应该是在殷代就存在了,南北陆的问题在《左传》里也讨论很多的。水火的问题同时还涉及到“五行”的安排的问题,很多文章全没有火,也就没有讲到五行,但却把水排在第一,河图上面有“天以一生水”,郦道元的《水经注》则说“天一生水”,都把“水”排成“一”,为万物先。这些观点我觉得是不是齐国的思想,因为《管子》里特别有《水地篇》嘛。这以地为先应该是殷人的思想,所以他不讲“上下”,甲骨文里面都是讲“下上”的。什么叫《归藏》,就是说“万物无不归藏于其中也”,这些都是专言水地,没有火的。
下面我就讲两个小问题了,这都是要和李(零)先生讨论的。
第一个就是关于“太一出行图”的问题。我觉得湖南出土的那张图,很多人都来讲,李(零)先生更是配合上“戈”来讲(案:这里所言之“戈”指1960年5月湖北荆门漳河桥出土的一件巴蜀式铜戈,李零先生曾将其与马王堆“神祗图”比较。具体可参见李零:《马王堆汉墓的“神祗图”应属避兵图》,《考古》1991年10期,940—942页)。我到现在还是保留用“避兵图”这样的名字,我个人觉得是,这个“避兵图”在画史上面,我不知道能不能从美术史上找到旁证。画史上关于“太一”的图,我找到有两个,一个是《历代名画记》里面,有一幅叫做《太一三宫用兵图》,另一处是宋人梁楷的《太一三宫兵阵图》,这里都是讲的“用兵”,没有讲到“避”,所以这个画史上可能“避兵”是没有根据的。那什么叫三宫呢,就是指“玉堂宫”、“明堂宫”、“绛宫”,这三宫都是和干支有关系的,因为“太一”要走九宫,要走遍天下,是按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这样来分的,分了三部分,所以三宫就是这个九宫的安排,“玉堂宫”是代表甲、戊、庚、壬。从这两个用兵图来看,还找不到可以旁证“避兵图”的。“避”这个字,《汉书·艺文志》中讲“避兵”是指的“符”。还有一点可以注意的是,湖南那张图上面有个很大的“社”,很清楚的,为什么要摆这个“社”字,这还要研究。王莽时代曾讲到一个“太社”,而这里面没有“太”,却把“社”写这么大,所以“社”字和这张图的关系还有待研究。而是否应该称“避兵图”,也是要考虑的。
第二点我要讲“侍星”的问题。李(零)先生有多年很深的功力,从新天文学的角度来讲“太一”的问题,这比钱宝琮先生当然进步了很多,但我也觉得你太重视“太一”在天文学上的意义了,不管是“太一星”还是“天一星”其实都是在“紫微宫”里面的一个“侍星”,他们不是“主星”,“侍星”这个不是我杜撰出来的。肖吉的《五行大义》有一篇《论诸神》,他引用甘公的《星经》讲:“天皇太帝,本秉万神图,一星在勾陈中,名曜魄宝,五帝之尊祖也。天一、太一主承神,。有两星在紫微宫门外,俱侍星。” 他这里对“承”他自己有个解释说:“承,犹侍也”。这句话到底是不是甘公说的,我们不能确切,这里说“俱侍星”是没有问题的,但这里有一个关键,就是这个“曜魄宝”,这三个字的出现到底是什么时候,这我们还要依靠搞天文的了。我们再回过来,从这样的一个意义来讲,他就不能“生水”了,因为他本身是天界的侍星。所以我们来讲“太一”啊,还上要从“虚”来讲,汉代的人,他们就不从“实”来讲,而是讲“元气”,故意要搞胡涂,“元气”就是最高的了,就可以生什么,生什么了。但要把这个星请出来,就会有问题,因为他只是个“侍星”嘛。
我就讲到这个地方为止,因为再往下讲就又复杂了。我最后啊,还是从“虚”讲到了“虚”,我们搞史学一切都要真实,要实物,要实证。但有些时候太“实”了,反而不能信了,所以前面讲到的“理”、“事”、“名”这三层关系是很有意思,也是很重要的。
我今天其实没有什么好讲的,我也太老了,八十五岁的老人了,不过脑子还不至于乱。在这里来分析这样的问题,实在也是一种做学问的态度。今天我们现代人如何来处理过去的那些老东西,我提供一些我自己念书的体会。两位李先生,各位专家,各位先生,我的话就到此为止,刚好一个小时,谢谢!

(本文根据饶宗颐先生的讲座录音整理,整理者北京大学考古文博院戴维,文中案语为整理者所加。)

 

业务咨询邮箱:rzyshy115@yahoo.cn 联系地址:北京市宣武区琉璃厂东街115-6号
Copyright ©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www.rzyshy.com
联系电话/传真:010-63188456 联系人:陈经理
制作维护:中国168分类传媒网 京ICP备14058654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731
版权所有:北京选堂来宾字画苑